深圳演出|深圳演出策划公司
深圳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新闻分类
深圳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更多>
  24小时咨询热线
手机 13537747842{微信号 推销勿扰} (陈冰先生)
联系电话 0755-89302826
深圳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0755-89302826
深圳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jingjichenbing@126.com
     
 
深圳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明星/演员图片
台湾歌星卓依婷小姐 经纪陈冰 卓依婷经纪人 卓依婷经纪公司代理公司
著名歌手刘家亮 经纪陈冰
著名歌手祖海 经纪陈冰 祖海经纪人 祖海经纪公司 明星经纪公司代理公司
中国肚皮舞大师郭伟先生-魅力星空鼎力推荐
   明星主持人汪涵
 
首页 >> 活动新闻

今天阳光路上的阎维文

来源:本站 发布时间:2011/10/27 浏览:4723 次
记者采访:阎维文不缺辉煌,他早已站在了中国民族歌坛的顶峰。阎维文当然也不缺轰动,他用明亮、华美的嗓音所诠释的深情旋律,席卷了亿万“焰火”的心。这辉煌的背后是什么?名人并不都喜欢媒体的打扰,特别是阎维文,都知道他高调从艺,低调做人。舞台下,他只渴望一点私人的专属空间,记者何必去锦上添“乱”呢?时逢阎维文正在准备他的《钢枪·玫瑰》独唱音乐会,添“乱”就是难免的了。打扰他过后,想起媒体同行白岩松的一句感叹:“一个不缺轰动,不缺炒作,不缺炫富,不缺爆红的当下,缺的是一份淡泊、宁静。”而阎维文身在上述所有“不缺”的演艺圈中,难得的却拥有这份稀缺的宁静。方觉得阎维文其人真的值得说一说。

  南沙20天,比战士还激动开心的是阎维文自己

  “人家都走向世界了,他还是走向山沟小岛。”阎维文妻子刘卫星一脸爱意地说。

  可不是么,阎维文最兴奋的话题是今春的南沙行:“好不容易补上这课,多少年前就准备去,年年都筹划,总是去不成。”南海舰队去南沙的补给船每年只有4班,舍此没有其他交通工具,而阎维文春天上“两会”议政,是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必须履行的职责,冬天参加“双拥”晚会演出和排练,是军队歌唱家铁定的任务,夏秋两季还有各类大型演出和出访脱不出身,那无情的补给船年年从心上错过。但他年年落空年年等,今年3月,这份悬着的痴情终于落定。

  之所以叫“补课”,是因为“为兵服务”这个主题词,在阎维文心中从没过时。说起到总政歌舞团30年的足迹,他颇为自豪:“我全军差不多跑遍了,老山前线,西沙群岛,南疆北疆,内蒙边防,西藏去了4次,1998年抗洪上九江大堤,2003年小汤山医院慰问,2008年汶川抗震一线……全军所有军区军兵种、边海防线,我敢说,基本上都到了。”

  南沙行计划起始不算太顺,首先一向支持他下部队演出的妻子刘卫星破例反对,因为阎维文的个人演唱会最初定在夏天,一切准备中最重要的是保养好嗓子,她知道丈夫下部队爱激动,搞不好就唱到嗓子充血,所以力劝取消行程。可阎维文固执地坚持不变,演唱会时间可以改,去南沙机不可失,并且非常果断地推掉了许多商演和大活动。他把此行视为重大任务,提前数月就郑重组织了阵容超强的小分队,召集的都是军队一线大腕。结果出征时,本来确定的成员有的因各种原因告退,小分队精干到了只剩年轻歌唱家雷佳和曲艺老兵牛群与他同行。

  当然,这对在遥远南中国海上守礁的官兵们,已经是盛宴了。陪同的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陈俨告诉记者,礁上的战士看到阎维文上来,都有点傻了,怀疑是在做梦,这是真的阎维文吗?

  南沙20天,比战士还激动开心的是阎维文自己。“浩瀚的大海上,孤零零的一个小礁,寂寞不说,面对来犯者你没有退路,你是国门,你必须死守,非常了不起。我当时就想起曾经唱过的一首歌词:来到这里三两天,谁都说新鲜,驻守这里三两年,看谁意志坚。”阎维文说,“住在舰上,每天上礁演出,所有小礁都上去了,和战士们在一起非常快乐。”

  “阎维文唱歌都是战士们点,一唱四五首下不来。”陈俨说,“他的歌战士都会唱,《小白杨》《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》《说句心里话》《一二三四歌》《母亲》……战士们跟他一起唱,和着大海的涛声,那场面叫热烈,战士们高兴啊!他还背着一箱他最新出的专辑,在南沙走哪送哪。”

  让雷佳印象最深的,是在一个小礁盘上,阎维文冒雨为两个战士演专场:“当时不巡逻的就这两个战士,下着大雨,阎大哥照样像上大晚会一样认真,他爬上礁顶,不打伞,唱《说句心里话》,唱得特别激动,脸涨得通红,不知是雨还是泪顺着脸往下流。我也跟着唱了,这种时候比在北京的舞台上更能激发真情实感,在祖国这样的岛礁上,面对可敬可爱的守礁战士,觉得歌词是那么贴切,雨水冲着,像是一种心灵的洗涤。”

  海上一路,与战士们身近心近,很快,云端偶像就还原成了邻家大哥。在小礁上吃饭,阎维文喜欢到炊事班帮厨,切菜、包饺子全活拿手,尤其是看如此大牌歌唱家极品飞刀做刀削面,小战士们都惊呆了。舰上航渡,阎维文和牛群、陈俨联手表演军营快板,让小水兵们听得乐不可支。永暑礁演出,音响故障调修中,阎维文就和战士们聊大天,聊他在老山前线、北疆哨所、汶川灾区的所见所感。

  其实,同行的人都知道阎维文全程没有一天睡好觉。“浪太大了,舰上人告诉我们船摇摆到了29度,极限是39度。”雷佳说,“一天早饭看阎大哥没在餐厅,我们去叫他,一推门,他睡在地上,脸色特别不好,没忍心打扰他。我知道他需要好好休息,船晃得厉害,睡在床上随时会掉下来,他干脆就在地上睡。”但是白天,船上官兵们看到的阎维文永远是神采飞扬。

  南沙现场感受,阎维文急不可待要与亲友分享,在大海上作诗一首,短信发给妻子刘卫星和好朋友王未名:“头顶着炽热炎炎的太阳/脚踏着摇摆不停的甲板/面前是报效国家的勇士/身后是波涛翻滚的南海/这就是文艺战士的舞台/我用一首首嘹亮的军歌/激发鼓舞着官兵的士气/官兵用守礁爱堡的行动/感染陶冶着我们的情操/我用一曲曲动人的旋律/抒发着军人浪漫的情怀/军人用牺牲奉献的事迹/震撼净化着我们的心灵/这就是军队文艺工作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。2011年3月23日于南沙群岛。”

  净化灵魂的故事,像一个个清晰厚重的脚印,连缀起阎维文的星光大道

  有一件事,非常强烈地刻在阎维文记忆里。1987年,年轻的阎维文开始独唱不久,参加了国务院侨办组织的艺术团去美国演出,所到之处无不鲜花掌声。“那感觉好极了,我就是大艺术家了。”阎维文说,“想不到回国第二天,在首都体育馆演出,这感觉彻底颠覆。我上台没唱两句下面就起哄鼓倒掌,那时通俗歌曲疯狂,民歌没人听。真的非常受打击,第二天还有一场演出,打死我都不去了。”

  那天阎维文格外“想家”,那一座座绿色的,在高山、大海、戈壁……军营的家。部队官兵们喜爱他的歌。“不管是通俗还是民歌,他们都爱听,永远报以热烈的掌声和真诚的笑脸。下部队,有回家的感觉。”阎维文说,“我所有的自信都是部队舞台培养出来的。”

  难忘1983年秋天,总政歌舞团到西藏边防慰问,通知阎维文参加小分队,这就是说他可以独唱了。他的独唱舞台从雪山哨卡开始。小分队走遍乃堆拉、则里拉这些海拔5000米以上的边防哨所,一路上,阳光、雪峰、蓝天扑入身心的激动,和缺氧折磨得喘不上气、头疼欲裂的痛苦,让他一刻也不得安宁。而更令他心绪难平的是每一次演出的感受。阎维文回忆说:“在一个哨所我临上台,晕乎乎脑袋突然撞到门框上,那个疼啊,天旋地转,整个演唱头顶都嗡嗡作响,心想完了,肯定砸了,只能坚持唱下来。没想到,歌声一落,掌声那么热烈,经久不息。头疼早忘了。看着那些士兵们紫铜色的脸,笑得那么欢快纯净,我心里一股股热流往上涌。”那时高原部队条件还很艰苦,因缺少维生素,战士们很多手指甲都凹进去,却拿出平日舍不得吃的一点点绿色蔬菜,慷慨地“宴请”北京来的艺术家们。“就是这样的战士,他们在守卫着我们的祖国,我没有理由不努力唱好,我必须把最美的歌声送给他们。”阎维文说。

  去完高原之后,就是次年春天的东海前哨。已经正式成为独唱演员的阎维文,参加小分队踏遍舟山要塞的大小岛屿。再之后,便是新疆边防,足迹包括西北边陲最大的风口……东海的浪,戈壁的风,洗涤着磨砺着刚刚破土而出的“小白杨”,天南海北军营的掌声与欢呼,像阳光雨露呵护着“小白杨”茁壮成长。

  “回家”不只是回报,也不只是责任,还因为“回家”是充电。阎维文说:“我也是凡人,也会计较个人待遇得失,下一回部队,就陶冶一回情操,灵魂就接受一次洗礼,感觉心里多了空间多了阳光。”

  1985年中秋节的老山慰问,是阎维文最感震撼的人生课堂。他和5名艺术家组成小分队,直插最前沿。“去之前,我正找团里要房子,为什么我们两家住一套房子?我不满意。”阎维文说。到了前线,他的心立刻被不断震惊冲击着。小分队逐个阵地到猫耳洞演出,炮弹呼啸而来,猫耳洞里就哗啦啦落灰,演员们都心惊肉跳,可战士们依旧谈笑风生。永难磨灭的一幕,是在昆明军区总医院,阎维文说:“我们到每个病房为伤员演出,最后是手术室,一进去就惊呆了,3张床,3个战士,白色被单,黑色的人——被炮火烧焦了!这种时候你唱什么?我唱了《小白杨》,我不知道他们听到没有。从前线回北京,我情绪还特别激动,我说我再也不闹着要房子了。”

  演出市场化了,军队演员可以适当参加地方商演。“我有时也会心里不平衡,凭什么有的人出场费那么高?”阎维文说,“可回过头来想,我们的战士,他们奉献的是什么?他们有出场费么?汶川抗震一线,我们歌舞团小分队赶到武文斌烈士所在部队,正好部队在为烈士送行,听说武文斌牺牲时,从他的背包里还发现我的专辑。我非常受震动,一个小战士,他来救灾还带着我们的歌!我们的歌声原来能这样陪伴他!站在他的灵前,我必须要对他说几句话,是在这种场合我从没说过的话:‘武文斌战友,我们来慰问你的部队,我们来了,你却走了……我代表总政歌舞团小分队,给你唱首歌吧……’我唱《心甘情愿》,才唱了4句竟泣不成声,唱不下去了,身后的小分队也都哭得稀里哗啦。”

  净化灵魂的故事,像一个个清晰厚重的脚印,连缀起阎维文的星光大道。

  几十年舞台,阎维文风采依旧,但歌声的内涵在变。“《小白杨》,是1984年作曲家士心为我量身定做的,唱了27年了。这20多年我接触了多少军人,不同地域不同兵种的军人,他们为国奉献的精神、事迹,不断补充到我感情中来,补充到演唱中来。”阎维文说,“刚开始,我只当那棵小白杨就是我阎维文,完全是以我个人的感觉去唱,注重的是声音怎么漂亮,调也起得很高。但慢慢的,觉得不够了,要不断加入很多情感。今天再唱,脑海里有的是无数军人的形象,我要告诉人们是许许多多军人在守卫着祖国,潜台词不一样了,那种特别高的调,从语言上说已经不对了。现在的调降了又降,我是给大家讲一个个军人的故事,少了华丽的高音,多了真实的情感。”

  我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完美,但我追求完美

  在作曲家印青的印象中,给阎维文录歌,向来是一种享受。印青感言:“阎维文的声音既华美又质朴,既不同于一般美声的男高音,又不同于一般民族的男高音,有一种难得的特质。他的高音很具穿透力,低音区又很有感染力。我认为好的男高音,真正显示你的声音质地的是中低音区,他越到中低音区越好。唱低音的技术要比唱高音难得多,我给很多歌手录歌最怕录前半段,前面大多低吟浅唱,不好表达,我经常很紧张。小阎就不一样,他一张口,低音就很漂亮,听他唱,我感到愉快、幸福。”

  而如此至臻至美的境界,绝非公众想象的“得天独厚”,恰如阎维文自己所说:“我起点很低,当初的每一步都很艰难。”

  “我从小有两个梦想:当兵,唱歌。”阎维文说。但父亲曾是国民党,于是当兵难、入党难。开始唱歌时年龄小还没变声,还在学舞蹈,结果是唱歌难。1972年,数度挫折之后,他终于穿上军装进入山西省军区业余宣传队,实现了当兵梦想。但人在舞蹈队,心在歌声里,练功房、走廊里,天天唱到走火入魔,没人教,就到地方大学找老师。终于,越来越多的人说,小阎你这么好的嗓子,该考专业文工团啊!这一说,心被点亮,他从1974年开始,战友文工团考了两次,不要;海政歌舞团考了一次,不要;总政歌剧团考了一次,不要。

  “到总政歌舞团我想都没敢想过,觉得那地方离我太远,就算我当初有点狂妄,也没敢狂到那么没谱。”阎维文说。可就是在不敢有非分之想的时候,总政歌舞团到山西来招人了。非常偶然的机会,总政歌舞团在全国招考合唱队员,听说山西有个男高音阎维文还不错,就来看看。这一看,竟然彻底改变了命运。“调令来时,是一个老兵悄悄告诉我的,我都不敢相信。”阎维文说。到北京后才清楚,如此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,是因为招考已近尾声,山西又无上佳人选,于是匆匆敲定。就算是“执着感动了上帝”吧,人生的路就这么不期而遇地走上了正道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从小的梦想都实现了。”阎维文说,历经坎坷后的他特别珍惜现在的拥有。

  什么是幸运?就是机遇碰巧撞到了你的努力。阎维文的努力让同行们折服。

  进入歌坛的每一步,他都逼自己立下背水之战的军令状。1979年临别省军区时,他对送行的战友们说:“两年后我不能从合唱队唱到小合唱,就回山西来!”1984年,他作为总政歌舞团最年轻的独唱演员,被调入由著名歌唱家组成的独唱二队,他在会上表态:“两年之内我唱不出名堂就回合唱队!”

  从独唱第一站——在舟山要塞部队演出开始,阎维文就借了个录音机,每场演唱都请人录下来,根据录音细抠自己唱歌的毛病。也是从第一站开始,场场演出有笔记,对自己的歌声分析梳理,至今20多年从无懈怠。“我永远坚信‘笨鸟先飞晚入林’。”如今业已辉煌的阎维文说,“不论什么时候,都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,急功近利的东西我驾驭不了。”

  阎维文多年的挚友、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说:“在艺术追求上,阎维文永远是带电充电状态,给自己定的清规戒律特别多,跟自己较劲,像苦行僧一样,几十年如一日,我做不到,很多演员都做不到。我敬佩他。”

  阎维文的“清规戒律”包括:每天必须练声,无论任何演出任何场合,实在没地方,躲在洗手间也要练10分8分钟;穿了演出服,一定不能坐,哪怕站一两个小时;演出前如果身体不适,要调整好,他在后台做健身,一定以最佳状态上台;台上的一招一式,都有讲究,决无随意;坚持锻炼身体,克制欲望。

  “阎维文视音乐如生命,他对艺术有敬畏感。”印青说,“他在艺术造诣上已经炉火纯青,但他对自己要求从不放松。我给他录歌光我的作品就不下30首,他都先要弄清创作意图,对每一首歌都研究得非常深。录制中,他不放过任何细节,经常我都觉得很不错了,他还要重新唱。《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》录了3次,已经是成品了,他说不行,又重录。其中一句‘别说我不懂情只重阳刚’,他开始认为唱得不够挺拔,录完又回来说,很挺拔的乐句里还要揉进一种淡淡的感伤,处理得非常细腻。在演唱中他会和我商量,对歌词对音乐,他有很多想法。当他完成我的作品时,经常超出我的想象,超出我创作中追求的意境和美感。”

  “我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完美,但我追求完美。”阎维文说。

  就是到边防哨所、山沟小岛演出也一样。今春的南沙行,守礁官兵们就目睹了大艺术家的一丝不苟。“天热40多度,他演出服全套穿整齐,上场前,一定站着。演出前,在旁边做俯卧撑。上小礁演出就两三个战士看,头发要吹得一丝不乱,要从兜里掏出音笛,校准音再唱。场场如此,从不因为只有几个战士就对付。”陈俨说。

  “20多年阎维文一直被广大官兵热爱,这不是偶然。”印青说,“原因是他精湛的艺术水准,严谨的作风,还有他给官兵演出时的真诚。战士们能感受到他目光里透着的爱和尊重,他的神情举止里从没有居高临下甚至施舍,他是由衷的。”

  到这个层次,你台上台下一举一动,影响多少人,更应该讲职业精神

  商演,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化市场特色,它给了演员磨炼才华传播影响的宽广舞台,也把演艺界卷入金钱追逐的旋涡。“军队演员也离不开商演舞台,但有时这与军人的使命职责确实有冲突。”总政歌舞团原办公室主任王未名说,“阎维文在个人利益与军人天职之间,他能做到良心的坚守,这很不容易。”

  商演都要签合同,阎维文的合同上必须要写一句话:“遇有与军队任务冲突,此合同无效。”有一次他应邀去外地演出已经登机,突然接到电话通知,“双拥”晚会临时确定当日彩排,他二话没说下了飞机。很多时候主办方的钱已打过来,那就退回去。对方不理解,团里出具证明,对方还不接受。“矛盾自己化解。不论情况多么麻烦,我从不强调理由。”阎维文说,“我们是双重身份,军人,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,需要奉献。但这个职业又在很突出的名利场中,面对很大的诱惑。两者之间,你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?很清楚,任何时候军队的任务第一。”

  所有军队演出包括排练,只要安排有阎维文,他决不含糊按时到场。军队条令条例规定,军人不准做商业广告,他从来不做。他说:“到这个层次,你台上台下一举一动,影响多少人,更应该讲职业精神。”

  “阎大哥总对我们说‘你穿着这身军装,你是军人’,他是有意识地对我们传帮带。”雷佳说。今春去南沙时,雷佳本来在哈尔滨有个歌剧商演,海报都登出来了,演出费都付了,她断然推掉歌剧,到账的钱全数退还。

  阎维文是个不断叩问内心的人,永远在检查自省:“我们口口声声讲为兵服务,但是现在下部队越来越少了。我们团老一代艺术家,李双江、克里木、熊卿材,他们那时下部队频繁,战士欢迎,场场唱得下不来,嗓子都唱坏了。”

  去年玉树抗震救灾,总政歌舞团小分队去慰问。“我特别想去,但当时我在中央电视台当电视大奖赛评委,离不开,一直觉得很遗憾。”阎维文说,“年底,央视军事频道策划《大拜年》节目,编导说:阎大哥,去哪你挑。我说玉树!”节目组在玉树灾区总共3天,12月高寒彻骨。第一晚就因缺氧整夜无眠,次日一早,阎维文仍然精神抖擞去孤儿院,一气唱了5首歌,晚上又和官兵们联欢。第二天去养老院慰问,他回来浑身疼,毕竟年过半百,又是一夜难眠:“我把氧气管贴在脸上,胸闷难受,一晚上翻来翻去,就想,在这当兵真不容易啊!这么艰苦的环境,让你在这儿3个月你行吗?我再怎么样,一咬牙一跺脚就扛过去了,他们却要一直在这儿守下去。我们是军人,人家也是军人,我们生活在大都市,那么优越的生活,那么高的待遇,不论哪一点都不成正比。这时就看到人的差距了。”

  2007年,总政办了一期直属单位军队宣传文化骨干学习班,交流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体会。阎维文在学习班发言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在道德行为方面,我用以规范自己的体会是:对事业,精益求精,一丝不苟;对家庭,尽爱尽孝,不忘责任;对部队官兵,满怀热忱服务,不做表面文章;对公益事业,尽自己所能,不谋丝毫回报;对高位领导,不拉私人关系,不提个人要求;对企业大款,不图蝇头小利,不失人格尊严……”一个公众人物敢于如此公开宣言,绝不是虚话。

  “阎维文最大的特点,平凡,把平凡当讲究,把平凡做到极致。”刘斌很感慨地概括,“他的生活目标很清楚,心里很干净,行为很规范。”

  这几年,阎维文还在做一件事,一项工程,录制中国情歌系列:《战士情歌》《西域情歌》《黄土情歌》《红土情歌》《黑土情歌》……几乎覆盖了中国各地各民族的民歌。作为音乐总监的王未名说:“这个事阎维文已经做了好几年,一点一点地做,非常投入,不是老歌新唱,而是古老与现代的结合,传统风情浓郁又清新时尚。他就是想把中国的民歌传承下去,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喜爱中国民歌。他自筹经费录制,每集都附有伴奏带,一般伴奏带是不随便给的,他说既然是传播普及,为什么不能免费送。”

  阎维文的女儿晶晶说:“我爸不想什么都要。他是属鸡的,一生做的事就是小鸡啄米,一口连两粒都啄不起来。”晶晶典型的80后,在加拿大留学多年,谈吐中带着少年洋插队练就的成熟,和偶尔流露的对正统的叛逆:“我爸一开口就是真善美,教育我遇事先为别人着想……别人要这么说我肯定会笑——你没事吧?我爸说,我信,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,他这么做他真的快乐。”

  今年7月纪念建党90周年的日子,阎维文演唱歌曲《阳光路上》,歌声豪放、清新、隽永,充满欢乐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响彻中国大地。阎维文说:“唱着这首歌,会感到浓浓的暖意,温馨幸福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升。”的确,内心里无索取之拥堵,无名利之阴霾,一片纯净的空间,才能装进幸福、装满阳光,才能让歌声带着纯粹的美,将阳光洒满一路阎维文不缺辉煌,他早已站在了中国民族歌坛的顶峰。阎维文当然也不缺轰动,他用明亮、华美的嗓音所诠释的深情旋律,席卷了亿万“焰火”的心。这辉煌的背后是什么?

  名人并不都喜欢媒体的打扰,特别是阎维文,都知道他高调从艺,低调做人。舞台下,他只渴望一点私人的专属空间,记者何必去锦上添“乱”呢?

  时逢阎维文正在准备他的《钢枪·玫瑰》独唱音乐会,添“乱”就是难免的了。打扰他过后,想起媒体同行白岩松的一句感叹:“一个不缺轰动,不缺炒作,不缺炫富,不缺爆红的当下,缺的是一份淡泊、宁静。”而阎维文身在上述所有“不缺”的演艺圈中,难得的却拥有这份稀缺的宁静。方觉得阎维文其人真的值得说一说。

  南沙20天,比战士还激动开心的是阎维文自己

  “人家都走向世界了,他还是走向山沟小岛。”阎维文妻子刘卫星一脸爱意地说。

  可不是么,阎维文最兴奋的话题是今春的南沙行:“好不容易补上这课,多少年前就准备去,年年都筹划,总是去不成。”南海舰队去南沙的补给船每年只有4班,舍此没有其他交通工具,而阎维文春天上“两会”议政,是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必须履行的职责,冬天参加“双拥”晚会演出和排练,是军队歌唱家铁定的任务,夏秋两季还有各类大型演出和出访脱不出身,那无情的补给船年年从心上错过。但他年年落空年年等,今年3月,这份悬着的痴情终于落定。

  之所以叫“补课”,是因为“为兵服务”这个主题词,在阎维文心中从没过时。说起到总政歌舞团30年的足迹,他颇为自豪:“我全军差不多跑遍了,老山前线,西沙群岛,南疆北疆,内蒙边防,西藏去了4次,1998年抗洪上九江大堤,2003年小汤山医院慰问,2008年汶川抗震一线……全军所有军区军兵种、边海防线,我敢说,基本上都到了。”

  南沙行计划起始不算太顺,首先一向支持他下部队演出的妻子刘卫星破例反对,因为阎维文的个人演唱会最初定在夏天,一切准备中最重要的是保养好嗓子,她知道丈夫下部队爱激动,搞不好就唱到嗓子充血,所以力劝取消行程。可阎维文固执地坚持不变,演唱会时间可以改,去南沙机不可失,并且非常果断地推掉了许多商演和大活动。他把此行视为重大任务,提前数月就郑重组织了阵容超强的小分队,召集的都是军队一线大腕。结果出征时,本来确定的成员有的因各种原因告退,小分队精干到了只剩年轻歌唱家雷佳和曲艺老兵牛群与他同行。

  当然,这对在遥远南中国海上守礁的官兵们,已经是盛宴了。陪同的南海舰队政治部副主任陈俨告诉记者,礁上的战士看到阎维文上来,都有点傻了,怀疑是在做梦,这是真的阎维文吗?

  南沙20天,比战士还激动开心的是阎维文自己。“浩瀚的大海上,孤零零的一个小礁,寂寞不说,面对来犯者你没有退路,你是国门,你必须死守,非常了不起。我当时就想起曾经唱过的一首歌词:来到这里三两天,谁都说新鲜,驻守这里三两年,看谁意志坚。”阎维文说,“住在舰上,每天上礁演出,所有小礁都上去了,和战士们在一起非常快乐。”

  “阎维文唱歌都是战士们点,一唱四五首下不来。”陈俨说,“他的歌战士都会唱,《小白杨》《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》《说句心里话》《一二三四歌》《母亲》……战士们跟他一起唱,和着大海的涛声,那场面叫热烈,战士们高兴啊!他还背着一箱他最新出的专辑,在南沙走哪送哪。”

  让雷佳印象最深的,是在一个小礁盘上,阎维文冒雨为两个战士演专场:“当时不巡逻的就这两个战士,下着大雨,阎大哥照样像上大晚会一样认真,他爬上礁顶,不打伞,唱《说句心里话》,唱得特别激动,脸涨得通红,不知是雨还是泪顺着脸往下流。我也跟着唱了,这种时候比在北京的舞台上更能激发真情实感,在祖国这样的岛礁上,面对可敬可爱的守礁战士,觉得歌词是那么贴切,雨水冲着,像是一种心灵的洗涤。”

  海上一路,与战士们身近心近,很快,云端偶像就还原成了邻家大哥。在小礁上吃饭,阎维文喜欢到炊事班帮厨,切菜、包饺子全活拿手,尤其是看如此大牌歌唱家极品飞刀做刀削面,小战士们都惊呆了。舰上航渡,阎维文和牛群、陈俨联手表演军营快板,让小水兵们听得乐不可支。永暑礁演出,音响故障调修中,阎维文就和战士们聊大天,聊他在老山前线、北疆哨所、汶川灾区的所见所感。

  其实,同行的人都知道阎维文全程没有一天睡好觉。“浪太大了,舰上人告诉我们船摇摆到了29度,极限是39度。”雷佳说,“一天早饭看阎大哥没在餐厅,我们去叫他,一推门,他睡在地上,脸色特别不好,没忍心打扰他。我知道他需要好好休息,船晃得厉害,睡在床上随时会掉下来,他干脆就在地上睡。”但是白天,船上官兵们看到的阎维文永远是神采飞扬。

  南沙现场感受,阎维文急不可待要与亲友分享,在大海上作诗一首,短信发给妻子刘卫星和好朋友王未名:“头顶着炽热炎炎的太阳/脚踏着摇摆不停的甲板/面前是报效国家的勇士/身后是波涛翻滚的南海/这就是文艺战士的舞台/我用一首首嘹亮的军歌/激发鼓舞着官兵的士气/官兵用守礁爱堡的行动/感染陶冶着我们的情操/我用一曲曲动人的旋律/抒发着军人浪漫的情怀/军人用牺牲奉献的事迹/震撼净化着我们的心灵/这就是军队文艺工作者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源泉。2011年3月23日于南沙群岛。”

  净化灵魂的故事,像一个个清晰厚重的脚印,连缀起阎维文的星光大道

  有一件事,非常强烈地刻在阎维文记忆里。1987年,年轻的阎维文开始独唱不久,参加了国务院侨办组织的艺术团去美国演出,所到之处无不鲜花掌声。“那感觉好极了,我就是大艺术家了。”阎维文说,“想不到回国第二天,在首都体育馆演出,这感觉彻底颠覆。我上台没唱两句下面就起哄鼓倒掌,那时通俗歌曲疯狂,民歌没人听。真的非常受打击,第二天还有一场演出,打死我都不去了。”

  那天阎维文格外“想家”,那一座座绿色的,在高山、大海、戈壁……军营的家。部队官兵们喜爱他的歌。“不管是通俗还是民歌,他们都爱听,永远报以热烈的掌声和真诚的笑脸。下部队,有回家的感觉。”阎维文说,“我所有的自信都是部队舞台培养出来的。”

  难忘1983年秋天,总政歌舞团到西藏边防慰问,通知阎维文参加小分队,这就是说他可以独唱了。他的独唱舞台从雪山哨卡开始。小分队走遍乃堆拉、则里拉这些海拔5000米以上的边防哨所,一路上,阳光、雪峰、蓝天扑入身心的激动,和缺氧折磨得喘不上气、头疼欲裂的痛苦,让他一刻也不得安宁。而更令他心绪难平的是每一次演出的感受。阎维文回忆说:“在一个哨所我临上台,晕乎乎脑袋突然撞到门框上,那个疼啊,天旋地转,整个演唱头顶都嗡嗡作响,心想完了,肯定砸了,只能坚持唱下来。没想到,歌声一落,掌声那么热烈,经久不息。头疼早忘了。看着那些士兵们紫铜色的脸,笑得那么欢快纯净,我心里一股股热流往上涌。”那时高原部队条件还很艰苦,因缺少维生素,战士们很多手指甲都凹进去,却拿出平日舍不得吃的一点点绿色蔬菜,慷慨地“宴请”北京来的艺术家们。“就是这样的战士,他们在守卫着我们的祖国,我没有理由不努力唱好,我必须把最美的歌声送给他们。”阎维文说。

  去完高原之后,就是次年春天的东海前哨。已经正式成为独唱演员的阎维文,参加小分队踏遍舟山要塞的大小岛屿。再之后,便是新疆边防,足迹包括西北边陲最大的风口……东海的浪,戈壁的风,洗涤着磨砺着刚刚破土而出的“小白杨”,天南海北军营的掌声与欢呼,像阳光雨露呵护着“小白杨”茁壮成长。

  “回家”不只是回报,也不只是责任,还因为“回家”是充电。阎维文说:“我也是凡人,也会计较个人待遇得失,下一回部队,就陶冶一回情操,灵魂就接受一次洗礼,感觉心里多了空间多了阳光。”

  1985年中秋节的老山慰问,是阎维文最感震撼的人生课堂。他和5名艺术家组成小分队,直插最前沿。“去之前,我正找团里要房子,为什么我们两家住一套房子?我不满意。”阎维文说。到了前线,他的心立刻被不断震惊冲击着。小分队逐个阵地到猫耳洞演出,炮弹呼啸而来,猫耳洞里就哗啦啦落灰,演员们都心惊肉跳,可战士们依旧谈笑风生。永难磨灭的一幕,是在昆明军区总医院,阎维文说:“我们到每个病房为伤员演出,最后是手术室,一进去就惊呆了,3张床,3个战士,白色被单,黑色的人——被炮火烧焦了!这种时候你唱什么?我唱了《小白杨》,我不知道他们听到没有。从前线回北京,我情绪还特别激动,我说我再也不闹着要房子了。”

  演出市场化了,军队演员可以适当参加地方商演。“我有时也会心里不平衡,凭什么有的人出场费那么高?”阎维文说,“可回过头来想,我们的战士,他们奉献的是什么?他们有出场费么?汶川抗震一线,我们歌舞团小分队赶到武文斌烈士所在部队,正好部队在为烈士送行,听说武文斌牺牲时,从他的背包里还发现我的专辑。我非常受震动,一个小战士,他来救灾还带着我们的歌!我们的歌声原来能这样陪伴他!站在他的灵前,我必须要对他说几句话,是在这种场合我从没说过的话:‘武文斌战友,我们来慰问你的部队,我们来了,你却走了……我代表总政歌舞团小分队,给你唱首歌吧……’我唱《心甘情愿》,才唱了4句竟泣不成声,唱不下去了,身后的小分队也都哭得稀里哗啦。”

  净化灵魂的故事,像一个个清晰厚重的脚印,连缀起阎维文的星光大道。

  几十年舞台,阎维文风采依旧,但歌声的内涵在变。“《小白杨》,是1984年作曲家士心为我量身定做的,唱了27年了。这20多年我接触了多少军人,不同地域不同兵种的军人,他们为国奉献的精神、事迹,不断补充到我感情中来,补充到演唱中来。”阎维文说,“刚开始,我只当那棵小白杨就是我阎维文,完全是以我个人的感觉去唱,注重的是声音怎么漂亮,调也起得很高。但慢慢的,觉得不够了,要不断加入很多情感。今天再唱,脑海里有的是无数军人的形象,我要告诉人们是许许多多军人在守卫着祖国,潜台词不一样了,那种特别高的调,从语言上说已经不对了。现在的调降了又降,我是给大家讲一个个军人的故事,少了华丽的高音,多了真实的情感。”

  我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完美,但我追求完美

  在作曲家印青的印象中,给阎维文录歌,向来是一种享受。印青感言:“阎维文的声音既华美又质朴,既不同于一般美声的男高音,又不同于一般民族的男高音,有一种难得的特质。他的高音很具穿透力,低音区又很有感染力。我认为好的男高音,真正显示你的声音质地的是中低音区,他越到中低音区越好。唱低音的技术要比唱高音难得多,我给很多歌手录歌最怕录前半段,前面大多低吟浅唱,不好表达,我经常很紧张。小阎就不一样,他一张口,低音就很漂亮,听他唱,我感到愉快、幸福。”

  而如此至臻至美的境界,绝非公众想象的“得天独厚”,恰如阎维文自己所说:“我起点很低,当初的每一步都很艰难。”

  “我从小有两个梦想:当兵,唱歌。”阎维文说。但父亲曾是国民党,于是当兵难、入党难。开始唱歌时年龄小还没变声,还在学舞蹈,结果是唱歌难。1972年,数度挫折之后,他终于穿上军装进入山西省军区业余宣传队,实现了当兵梦想。但人在舞蹈队,心在歌声里,练功房、走廊里,天天唱到走火入魔,没人教,就到地方大学找老师。终于,越来越多的人说,小阎你这么好的嗓子,该考专业文工团啊!这一说,心被点亮,他从1974年开始,战友文工团考了两次,不要;海政歌舞团考了一次,不要;总政歌剧团考了一次,不要。

  “到总政歌舞团我想都没敢想过,觉得那地方离我太远,就算我当初有点狂妄,也没敢狂到那么没谱。”阎维文说。可就是在不敢有非分之想的时候,总政歌舞团到山西来招人了。非常偶然的机会,总政歌舞团在全国招考合唱队员,听说山西有个男高音阎维文还不错,就来看看。这一看,竟然彻底改变了命运。“调令来时,是一个老兵悄悄告诉我的,我都不敢相信。”阎维文说。到北京后才清楚,如此“得来全不费工夫”,是因为招考已近尾声,山西又无上佳人选,于是匆匆敲定。就算是“执着感动了上帝”吧,人生的路就这么不期而遇地走上了正道。

  “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从小的梦想都实现了。”阎维文说,历经坎坷后的他特别珍惜现在的拥有。

  什么是幸运?就是机遇碰巧撞到了你的努力。阎维文的努力让同行们折服。

  进入歌坛的每一步,他都逼自己立下背水之战的军令状。1979年临别省军区时,他对送行的战友们说:“两年后我不能从合唱队唱到小合唱,就回山西来!”1984年,他作为总政歌舞团最年轻的独唱演员,被调入由著名歌唱家组成的独唱二队,他在会上表态:“两年之内我唱不出名堂就回合唱队!”

  从独唱第一站——在舟山要塞部队演出开始,阎维文就借了个录音机,每场演唱都请人录下来,根据录音细抠自己唱歌的毛病。也是从第一站开始,场场演出有笔记,对自己的歌声分析梳理,至今20多年从无懈怠。“我永远坚信‘笨鸟先飞晚入林’。”如今业已辉煌的阎维文说,“不论什么时候,都踏实地一步一步地走,急功近利的东西我驾驭不了。”

  阎维文多年的挚友、战友文工团团长刘斌说:“在艺术追求上,阎维文永远是带电充电状态,给自己定的清规戒律特别多,跟自己较劲,像苦行僧一样,几十年如一日,我做不到,很多演员都做不到。我敬佩他。”

  阎维文的“清规戒律”包括:每天必须练声,无论任何演出任何场合,实在没地方,躲在洗手间也要练10分8分钟;穿了演出服,一定不能坐,哪怕站一两个小时;演出前如果身体不适,要调整好,他在后台做健身,一定以最佳状态上台;台上的一招一式,都有讲究,决无随意;坚持锻炼身体,克制欲望。

  “阎维文视音乐如生命,他对艺术有敬畏感。”印青说,“他在艺术造诣上已经炉火纯青,但他对自己要求从不放松。我给他录歌光我的作品就不下30首,他都先要弄清创作意图,对每一首歌都研究得非常深。录制中,他不放过任何细节,经常我都觉得很不错了,他还要重新唱。《当你的秀发拂过我的钢枪》录了3次,已经是成品了,他说不行,又重录。其中一句‘别说我不懂情只重阳刚’,他开始认为唱得不够挺拔,录完又回来说,很挺拔的乐句里还要揉进一种淡淡的感伤,处理得非常细腻。在演唱中他会和我商量,对歌词对音乐,他有很多想法。当他完成我的作品时,经常超出我的想象,超出我创作中追求的意境和美感。”

  “我知道世界上的事情没有完美,但我追求完美。”阎维文说。

  就是到边防哨所、山沟小岛演出也一样。今春的南沙行,守礁官兵们就目睹了大艺术家的一丝不苟。“天热40多度,他演出服全套穿整齐,上场前,一定站着。演出前,在旁边做俯卧撑。上小礁演出就两三个战士看,头发要吹得一丝不乱,要从兜里掏出音笛,校准音再唱。场场如此,从不因为只有几个战士就对付。”陈俨说。

  “20多年阎维文一直被广大官兵热爱,这不是偶然。”印青说,“原因是他精湛的艺术水准,严谨的作风,还有他给官兵演出时的真诚。战士们能感受到他目光里透着的爱和尊重,他的神情举止里从没有居高临下甚至施舍,他是由衷的。”

  到这个层次,你台上台下一举一动,影响多少人,更应该讲职业精神

  商演,市场经济时代的文化市场特色,它给了演员磨炼才华传播影响的宽广舞台,也把演艺界卷入金钱追逐的旋涡。“军队演员也离不开商演舞台,但有时这与军人的使命职责确实有冲突。”总政歌舞团原办公室主任王未名说,“阎维文在个人利益与军人天职之间,他能做到良心的坚守,这很不容易。”

  商演都要签合同,阎维文的合同上必须要写一句话:“遇有与军队任务冲突,此合同无效。”有一次他应邀去外地演出已经登机,突然接到电话通知,“双拥”晚会临时确定当日彩排,他二话没说下了飞机。很多时候主办方的钱已打过来,那就退回去。对方不理解,团里出具证明,对方还不接受。“矛盾自己化解。不论情况多么麻烦,我从不强调理由。”阎维文说,“我们是双重身份,军人,需要服从命令听指挥,需要奉献。但这个职业又在很突出的名利场中,面对很大的诱惑。两者之间,你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?很清楚,任何时候军队的任务第一。”

  所有军队演出包括排练,只要安排有阎维文,他决不含糊按时到场。军队条令条例规定,军人不准做商业广告,他从来不做。他说:“到这个层次,你台上台下一举一动,影响多少人,更应该讲职业精神。”

  “阎大哥总对我们说‘你穿着这身军装,你是军人’,他是有意识地对我们传帮带。”雷佳说。今春去南沙时,雷佳本来在哈尔滨有个歌剧商演,海报都登出来了,演出费都付了,她断然推掉歌剧,到账的钱全数退还。

  阎维文是个不断叩问内心的人,永远在检查自省:“我们口口声声讲为兵服务,但是现在下部队越来越少了。我们团老一代艺术家,李双江、克里木、熊卿材,他们那时下部队频繁,战士欢迎,场场唱得下不来,嗓子都唱坏了。”

  去年玉树抗震救灾,总政歌舞团小分队去慰问。“我特别想去,但当时我在中央电视台当电视大奖赛评委,离不开,一直觉得很遗憾。”阎维文说,“年底,央视军事频道策划《大拜年》节目,编导说:阎大哥,去哪你挑。我说玉树!”节目组在玉树灾区总共3天,12月高寒彻骨。第一晚就因缺氧整夜无眠,次日一早,阎维文仍然精神抖擞去孤儿院,一气唱了5首歌,晚上又和官兵们联欢。第二天去养老院慰问,他回来浑身疼,毕竟年过半百,又是一夜难眠:“我把氧气管贴在脸上,胸闷难受,一晚上翻来翻去,就想,在这当兵真不容易啊!这么艰苦的环境,让你在这儿3个月你行吗?我再怎么样,一咬牙一跺脚就扛过去了,他们却要一直在这儿守下去。我们是军人,人家也是军人,我们生活在大都市,那么优越的生活,那么高的待遇,不论哪一点都不成正比。这时就看到人的差距了。”

  2007年,总政办了一期直属单位军队宣传文化骨干学习班,交流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体会。阎维文在学习班发言中有这样一段话:“在道德行为方面,我用以规范自己的体会是:对事业,精益求精,一丝不苟;对家庭,尽爱尽孝,不忘责任;对部队官兵,满怀热忱服务,不做表面文章;对公益事业,尽自己所能,不谋丝毫回报;对高位领导,不拉私人关系,不提个人要求;对企业大款,不图蝇头小利,不失人格尊严……”一个公众人物敢于如此公开宣言,绝不是虚话。

  “阎维文最大的特点,平凡,把平凡当讲究,把平凡做到极致。”刘斌很感慨地概括,“他的生活目标很清楚,心里很干净,行为很规范。”

  这几年,阎维文还在做一件事,一项工程,录制中国情歌系列:《战士情歌》《西域情歌》《黄土情歌》《红土情歌》《黑土情歌》……几乎覆盖了中国各地各民族的民歌。作为音乐总监的王未名说:“这个事阎维文已经做了好几年,一点一点地做,非常投入,不是老歌新唱,而是古老与现代的结合,传统风情浓郁又清新时尚。他就是想把中国的民歌传承下去,让世界上更多的人喜爱中国民歌。他自筹经费录制,每集都附有伴奏带,一般伴奏带是不随便给的,他说既然是传播普及,为什么不能免费送。”

  阎维文的女儿晶晶说:“我爸不想什么都要。他是属鸡的,一生做的事就是小鸡啄米,一口连两粒都啄不起来。”晶晶典型的80后,在加拿大留学多年,谈吐中带着少年洋插队练就的成熟,和偶尔流露的对正统的叛逆:“我爸一开口就是真善美,教育我遇事先为别人着想……别人要这么说我肯定会笑——你没事吧?我爸说,我信,因为他就是这样的人,他这么做他真的快乐。”

  今年7月纪念建党90周年的日子,阎维文演唱歌曲《阳光路上》,歌声豪放、清新、隽永,充满欢乐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,响彻中国大地。阎维文说:“唱着这首歌,会感到浓浓的暖意,温馨幸福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升。”的确,内心里无索取之拥堵,无名利之阴霾,一片纯净的空间,才能装进幸福、装满阳光,才能让歌声带着纯粹的美,将阳光洒满一路{来直转载}

新浪分享:

上一条: 2011最新港台大陆明星代言.出席.剪彩.演出报价
下一条: 记者采访:郎朗音乐会美270家院线直播 国内直播瓶颈尚多

 
明星相片 更多>>
本站首页 │ 关于我们 │ 明星价格 │ 联系我们 │ 成功案例 │ 演员视频 │ 明星论坛 │ 演出论坛 │ 网站管理
Copyright @ 2005-2012 by 深圳市魅力星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 ICP备案号:粤ICP备12008484号-1
24小时客服热线:0755-89302826  13537747842{微信号 推销勿扰}  QQ:1730684804 电子邮箱:jingjichenbing@126.com
地址:深圳市龙岗区鹏达路志富大厦  访客统计: 我要啦免费统计
深圳年会策划 | 深圳龙岗舞台音响出租 | 深圳舞台音响出租 | 龙岗礼仪公司 | 深龙岗礼仪广告公司 | 深圳音响灯光租赁 | 深圳演出公司 | 深圳礼仪公司 | 深圳灯光音响百色生活网
明星代理 | 明星代理公司 | 明星经纪公司 | 深圳明星代理代言 | 深圳模特公司 | 深圳文化策划公司 | 礼仪庆典策划 | 婚庆策划 | 摄影摄像 | 广告宣传 | 物料出租百色生活网